天水娱乐场所爽记|吉祥坊娱乐场开户注册

您現在的位置:主頁 > 公司管理 > 經營管理 >

隱名投資糾紛案例

來源:注冊海外公司上海站 發表時間:2012-01-13 11:52 點擊:

隱名股東給公司的正常經營秩序帶來嚴重的法律風險。在公司經濟效益好盈利的情況下,隱名股東主張股東的權利;在公司連年虧損的情況,隱名股東又主張債權人的權利。隱名股東此項舉措嚴重的損害了公司的整體利益,直接損害了顯名股東的合法權益。

鑒于我國法院的法官手上握有極大的“自由裁量權”,法官打著依法判決的旗號,在不同的法院,甚至是同一法院不同的法官,對同一事實作出完全相反的判決屢見不鮮。

有鑒與此,在下友情提示各位朋友,一定要依法辦事,從源頭上避免法律風險的出現,以保證公司的正常經營秩序,避免陷入法律糾紛之中。

本人持下述第一種觀點,即:隱名股東與顯名股東對公司具有同等的權利義務。

從本案看公司隱名股東資格認定

2004年3月,原告吳訊與被告吳宜新、吳亞平、張建華及陸一偉、徐佳春六人協商約定共同設立三協公司;2004年3月7日、8月10日、8月18日,原告分三次共計出資人民幣17萬元;2004年8月10日,六位出資人簽字確認了各自認繳的出資額;2004年8月23日,由吳宜新召集其余五名股東召開首次股東會議,該次會議確認了各股東的投資額,制定了公司章程,明確了各股東的職責分工等,同時約定,以吳宜新、吳亞平、張建華三名股東名義進行公司登記;2004年10月10日,三協公司經核準領取企業法人營業執照,該公司章程及工商登記載明股東為吳宜新、吳亞平、張建華,法定代表人為吳宜新;自2004年8月23日起至2006年5月21日止,三協公司共召開9次股東會議,原告亦多次參加股東會議并參與公司議事。原告訴稱,其投入了入股款但卻未被登記為公司股東,未享有股東權利,故訴至法院,請求法院判令四被告連帶退還原告170000元入股款。

四被告共同辯稱,原告具有股東資格,不同意返還其出資款170000元。

[裁判要點]

一審法院經審理后認為,三協公司雖然登記股東為三人,但其實質是由包括原告在內的六名股東出資成立,六名出資人的出資份額具體明確,公司章程及工商登記雖未記載原告的股東身份,但是在公司成立前后,原告均以股東身份多次參加股東會議,行使股東權利,故原告為三協公司的隱名股東。根據公司資本維持原則,股東在公司登記后,不得抽回出資,同時原告亦未提供證據證實其他股東和公司侵犯其股東權利,故原告要求四被告連帶退還其17萬元出資的訴訟請求不能成立,為此,依照《中華人民共和國民事訴訟法》第一百二十八條、第六十四條、《中華人民共和國公司法》第三十六條之規定,判決駁回原告吳訊的訴訟請求。

宣判后,原告吳訊不服,向二審法院提出上訴。認為其于三協公司核準領取法人營業執照前交納了投資款170000元,但三協公司章程、登記檔案只有三名股東,既未告訴上訴人,也未有任何約定上訴人的股份與誰捆綁成隱名股東。上訴人一直以為自己是股東,也參加股東會議。在一次股東會議中因意見不合而爭論,吳宜新把上訴人哄出會場并明確告訴上訴人:“你不是股東”,后上訴人去工商行政管理局查詢,才得知上訴人真不是股東,所以該170000元投資不是其出資,亦未投入公司賬戶,是現在登記明確的三股東中有人未經上訴人同意,套取、占用了上訴人的投資款以其名義投入公司作為其出資,取得股份,這是對上訴人的侵權;原審判決適用《公司法》第三十六條股東不得抽回出資明顯適用法律錯誤。

二審法院經審理后認為,三協公司在工商行政管理部門雖然登記企業股東為三人,但其實質是包括吳訊在內的六名股東出資成立,六名出資人的出資份額均具體明確,且約定按投入比例分成,公司章程及工商登記雖未記載吳訊的股東身份,但是在三協公司成立前后,吳訊均以股東身份多次參加股東會議,行使股東權利,故應當認定吳訊為三協公司的隱名股東。根據公司法有關規定,股東在公司登記后不得抽回出資,故上訴人的上訴理由不能成立,不予采信。原審法院判決正確,應予維持。依照《中華人民共和國民事訴訟法》第一百五十三第(一)項之規定,判決駁回上訴,維持原判決。

[評析]

本案主要涉及到在司法實踐中隱名股東的股東資格認定及維護公司資本維持原則兩個問題。在設立公司過程中,出資人為了規避法律或者出于其他原因,借用他人名義設立公司或者以他人名義出資,這在理論上一般被稱為隱名股東。與之相對應,記載于工商登記資料上的股東則被稱為顯名股東。顯名股東與隱名股東因股東資格等發生爭議的并不罕見,由于我國公司法對隱名股東的認定等缺乏明確界定,造成如何解決隱名股東相關問題便成了司法實踐中處理公司案例的一個難點問題。本案便是由隱名股東違反公司資本維持原則要求撤回出資引起的爭議。

在司法實踐中,是否應該確認隱名股東的股東資格身份,時常有兩種不同的意見:

一種觀點認為,應在司法實踐中確認隱名股東的股東地位,法律依據是我國公司法并未明確禁止隱名股東;法理依據是隱名股東制度的確立是合同自由和意思自治的體現,完全符合契約自由、私法自治的意旨。因為商法行為在本質上是以表意為特征的民事行為,隱名股東也是契約的一方,在契約中承諾將自己的某一財產或資產交由其他一個或者多個股東支配,由這些股東進行實際支配經營,交付者獲得一定收益。這種特殊契約與一般的合同并無本質的區別,只要雙方達成合意,且不存在惡意情形,就不應該否定這種契約的法律效力;另外,公權力不應過多干預私權。商法就其性質而言屬于私法,而公司登記行為則系行政法律行為,體現國家意志,具有明顯的國家強制性規定,屬公法范疇,公法以私法為根基,公法與私法間的架構應以私法為主,不能因為隱名股東形式特征的不規范就輕易否定隱名股東的股東資格。

另一種觀點認為,隱名股東并非法律意義上的股東,不應確認其股東資格。因為:隱名股東不具備股東的法定形式特征,法律規定的股東的形式特征應是工商部門登記、公司章程、股東名冊的記載,而實質特征是簽署公司章程、實際出資、取得出資證明與實際享有股東權利。形式特征中以工商登記公示性最強,其效力應優先其他形式特征;另外,隱名股東的存在有悖于交易秩序與安全。保護交易安全已成為現代民商法的整體發展趨勢,隱名股東制度違背了民法中基本的物權公示公信原則,背離了現代民法的基本價值取向,不但不應被賦予法律上的股東資格,而應屬于隱瞞、改變法定登記事項的違法行為,應給予相應的行政處罰。

以上兩種觀點都具有可取之處,由于我國現行公司法律制度的不健全,公司法對股東資格取得的方式和具體標準都沒有明確的規定,公司發起人在設立公司過程中的股東身份登記行為到底是設權性的行為還是證權性的行為并不明確,導致司法實踐處理此類糾紛意見不一致、不統一。

筆者認為,對隱名股東資格的認定不能一概而論,既不能簡單的否定,也不能完全肯定,應針對不同的案情,區別對待。在司法實踐中,常見的與隱名股東有關的糾紛大致可分為兩類:一類是涉及公司內部關系的糾紛,主要有公司利潤分配糾紛、隱名股東行使股東權利糾紛、對內承擔責任糾紛、出資糾紛等;另一類是涉及公司外部關系的糾紛,主要有對外被視為公司的股東主體問題、隱名股東或顯名股東向外轉讓股權糾紛等等。對這兩類不同的涉及隱名股東問題的糾紛處理時,我們仍應堅持“雙重標準,內外有別”的處理公司法問題的這一基本原則,從公司內部關系和外部關系兩個角度入手。

具體而言,其一、在處理公司內部關系引發的糾紛時,主要應遵循契約自由、意思自治的原則。隱名股東與顯名股東就權利義務分配達成的契約與一般的民事契約沒有本質區別,只要雙方意思一致且不違反法律法規的強制性規定,就應對雙方具有約束力。在公司內部,這種契約改變的僅僅是公司股東間的權利義務分配而已,并不涉及公司以外的第三人的利益,所以,只要這種契約屬于雙方真實意思表示且屬善意,就應該確認該契約的法律效力,從而確認隱名股東的股東資格;其二、在處理公司外部法律關系時,則應遵循公示主義原則和外觀主義原則,維護交易秩序和安全,保護善意第三人利益。公示主義原則和外觀主義原則是在追求效率的同時,確保商事主體的信用和正常的商事秩序。在涉及第三人時,則要首先迅速、準確、權威的判定隱名投資人和顯名投資人誰是法律所確認的股東,因為登記的形式主要是對外,是為第三人更容易判斷和辨識,在與公司以外的第三人的爭議中對于股東資格的認定比實際特征更有意義,也更容易辨識。股東在法律上表現的實質特征的功能主要是對內,用于確定股東之間的權利義務,在解決股東之間的爭議時實質特征意義優于形式特征,而簽署公司章程反映行為人作為股東的真實意思表示,其效力又應優于其他實質特征,所以在與公司交易時認定股東資格的憑證應當是工商登記,顯名投資人應被確認為公司股東。既然顯名投資人具有股東資格并擁有股權,那么就有與第三人交易的自由,至于其是否實質上擁有股權,則要看其與隱名投資人的協議約定,這便屬于公司的內部問題了。在處理這類糾紛時,對隱名股東的資格認定應以形式為準,凡是已經工商登記的事項,除有確鑿的證據證明屬于虛假陳述外,均推定為真實事項并具有法律上的公信力,隱名股東對確信登記真實而進行交易的第三人不得以具備股東實質特征對抗,以此維護交易安全與效率。

本案一、二審法院均確認了原告吳訊的隱名股東資格,也正是基于上述理論,堅持“雙重標準,內外有別”的處理原則。本案爭議從本質上屬于公司內部股東之間的出資糾紛,屬于公司內部爭議,并不涉及善意第三人,六名出資人簽訂的出資份額協議及股東會的各項決議均是全體出資人或股東協商一致的結果,原告吳訊投入協議約定的投資款后,在股東會議上明確隱名的事由,且實質上多次以股東名義參加股東會,行使股東權利,原告未有任何證據證實其喪失或被侵犯股東資格,由于這一爭議始終只涉及公司的內部事宜,并不涉及公司以外的任何第三人,所以應確認其股東的資格。在確認其公司股東資格的前提下,根據《中華人民共和國公司法》第三十六條之規定:股東在公司登記后,不得抽回出資。這是公司資本確定、維持和不變原則的直接體現,該原則屬于公司法的強制性規定,隱名股東在被確認股東資格以后,便與顯名股東并無兩樣,同樣應遵守公司法及公司章程的各項規定,所以在公司成立后,作為出資人并具有股東資格的原告,便無權要求撤回其出資。

    相關新聞>>

      版權所有:上海牛人島企業登記代理

      天水娱乐场所爽记 河南快3走势图 如今免费赚钱方法 江苏11选5 555彩票网能中奖吗 福州麻将圈怎么感觉有作弊 2010世界杯足球直播 宁夏11选5遗漏 广西11选5一爱彩乐 湖南哈哈麻将 极速赛车定位胆6码分析 pk10计划人工在线计划8码 山西十一选五 网赌龙虎技巧 重庆快乐十分几点结束 新快3 快乐10分开奖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