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水娱乐场所爽记|吉祥坊娱乐场开户注册

您現在的位置:主頁 > 公司設立 > 注冊資本 >

股東借款與抽逃注冊資本的區別分析

來源:注冊海外公司上海站 發表時間:2012-01-13 11:20 點擊:

 

在中國經濟轉型大背景下,正使得股權之爭變得越來越顯性,尤其是債務危機聯動下,對股東權利、義務的追索,正在讓看似微小而瑣碎的股東資格問題,成為最終撬動數千萬甚至上億元收益或損失的原動力。

一方面是大公司之間因并購、參股、換股產生的權益之爭,另一方面,是更大量的中小型企業,在“由專業的公司注冊代理機構幫助虛假出資”、“掛名股東以促成公司登記”(公司法規定成立有限責任公司至少要有兩個以上的投東)的時代背景下,對股東資格及其權利、義務的困惑,以及或許在不經意中釀成的錯誤與曲折。

在“西藏華威公司與甘肅大田公司合作經營合同暨股東資格糾紛”一案中,王保樹、施天濤、劉俊海、朱慈蘊、徐永前等法學家,詳細分析“股東資格”的取得及失去,及其在這一過程中的權利義務關系,希望為更多的企業家提供前車之鑒。

對于西藏華威礦業發展有限公司(以下簡稱“華威公司”)董事長林秀麟來說,從2008年11月至今,是一段噩耗般的歲月。

因為一張117萬元的收據,不但讓公司在兩審終審的判決中失去了“合資公司”的股東資格,讓公司的上億噸鐵礦探礦權“命懸一線”,他還險些陷入“抽逃出資”的刑事責任旋渦。

這張117萬元收據的問題到底出在什么地方?怎樣的細節疏忽讓華威公司遭遇如此多的波折?對于更多的企業家和企業經營者來說,又將產生怎樣的經驗和教訓?

“失去股東資格”禍起117萬元借據

華威公司與甘肅大田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稱“甘肅大田”)的合作緣起于雙方對鐵礦投資的共同興趣。

2006年5月2日,華威公司取得了西藏仲巴縣隆格爾鐵礦探礦權(面積33.07平方公里,礦石平均品位61%,富礦),該礦已查明儲量為4039萬噸。由于該礦儲量巨大,華威公司實力有限,在前期投資920萬元之后,公司開始希望尋求合作方來共同開發。

2007年1月23日,華威公司與正在尋求鐵礦投資的甘肅大田一拍即合,簽署合作協議,成立新公司,合作開發隆格爾鐵礦。按照合作協議:甘肅大田向華威公司支付550萬元(作為承擔或補償華威公司前期投入920萬元之61%的比例),華威公司無償將隆格爾鐵礦探礦權投入到新公司,所有后續開發資金由甘肅大田負責。合作開發后的收益61%歸甘肅大田,39%歸華威公司。

2007年3月19日,甘肅大田、華威公司合資成立西藏隆格爾礦業有限公司(即文中所稱“合資公司”),各占61%、39%的股份,分別以貨幣出資183萬元、117萬元。

然而,問題就隱藏在注冊資本金的出資上。

林秀麟告訴記者,按照西藏當地礦業的行業投資規則,礦產探礦權所有人在引進新投資人時,因為之前也進行了大量投資,往往后期的投資包括為成立新公司的注冊資本金,均由新投資人承擔。

“所以,在隆格爾公司醞釀之初,華威公司與甘肅大田就有口頭的約定,所有注冊資本金均由后來者甘肅大田承擔。即由甘肅大田將117萬元注冊資本金打給華威公司,再由華威公司打到注冊公司的戶頭上。”

“事實上,對這一約定,我們也曾力圖在雙方的《合作協議書》中加以明確。不過,由于在公司成立過程中,甘肅大田向華威公司提出,由于公司暫時資金周轉遇到問題,而恰巧華威公司賬上就有甘肅大田剛剛支付的450萬元補償費,能否暫由華威公司從450萬元中支付117萬元的注冊資本金,日后再將117萬元返還。”

考慮到雙方前期合作愉快,林秀麟并未考慮太多,在新公司注冊過程中,直接出資了117萬元。2007年4月17日,經甘肅大田與合資公司同意,華威公司向合資公司借款117萬元,相當于返還了當時華威公司為甘肅大田預先墊付的出資。

然而,就是這樣看起來再正常不過的“商業邏輯”,卻不小心將林秀鱗及華威公司跌進了陷阱。

2008年11月25日,“合資公司”向拉薩市城關區法院提起訴訟,認為華威公司名為借款實為抽逃出資,要求法院判決華威公司喪失在“合資公司”的股東資格。理由是當時華威公司向“合資公司”借款117萬元的收據上,除了記載華威公司向西藏隆格爾礦業有限公司借款事項之外,在括弧內加入了“原華威公司該借款是原華威公司打入隆格爾礦業公司的驗資款退回”的描述。

2009年2月17日,拉薩市城關區法院判決華威公司喪失合資公司股東資格,但未對合資公司缺失股份作安排。華威公司不服提起上訴,2009年7月30日,二審終審判決維持了原判。

華威公司認為,原審法院的判決并無法律依據,2010年1月29日,華威公司向西藏高院申請再審,請求確認其在“合資公司”中的股東資格。目前,西藏高院對此案已經立案,仍未判決。

焦點一:借款還是抽逃出資?

值得注意的是,在該案兩審法院的判決中,均認為華威公司存在“抽逃出資”的行為,并因而判決華威公司喪失股東資格。那么,對于“借款”還是“抽逃出資”到底該如何界定呢?“抽逃出資”是否會當然地喪失股東資格?

對此,中國人民大學法學院教授劉俊海告訴《中國經營報》記者,“公司股東向公司借款,并不為法律所禁止。在本案中,占61%股權的大股東甘肅大田全權控制著隆格爾公司的經營,因此可以說,甘肅大田對華威公司向隆格爾公司的借款行為也是認可的。”

著名法學家、《公司法》起草人、中國法學會商法學研究會會長王保樹則告訴記者,“按照《公司法》的規定,未經股東會、股東大會或者董事會同意,不得將公司資金借貸給他人。”

“雖然本案中沒有股東會召開并形成同意華威公司向公司借款的決議,但是,由于隆格爾公司只有兩個股東,而大股東甘肅大田知道并認可華威公司向隆格爾公司借款。這意味著,就華威公司向隆格爾公司借款之事已形成實質上的股東會決議。該筆借款沒有違反《公司法》規定,為全體股東所同意,是合法的借款行為。”

2002年,國家工商行政管理總局《關于股東借款是否屬于抽逃出資行為問題的答復》(工商企字[2002]第180號)規定:“公司借款給股東,是公司依法享有其財產所有權的體現,股東與公司之間的這種關系屬于借貸關系,合法的借貸關系受法律保護。”

焦點二:抽逃出資是否會喪失股東資格?

專家同時提醒說,“即使如判決書所說,該筆借款構成華威公司抽逃出資,華威公司也并不因此喪失股東資格。”

《公司法》起草人王保樹指出,“《公司法》對股東抽逃出資以及抽逃出資的法律后果進行了明確規定,其中抽逃出資者仍是股東。”

如《公司法》第36條規定:“公司成立后,股東不得抽逃出資。”基于該條,股東有不得抽逃出資的義務。《公司法》第201條規定:“公司的發起人、股東在公司成立后,抽逃其出資的,由公司登記機關責令改正,處以所抽逃出資金額百分之五以上百分之十五以下的罰款。”

“依該條規定,公司法仍然將抽逃出資者視為股東,股東資格仍然存在,只是要抽逃出資的股東承擔因抽逃出資而發生的法律后果而已。‘責令改正’即責令實施抽逃出資行為的股東在限定時間內將抽逃的出資退回公司。”王保樹說。

說白了,股東按照協議履行出資義務,在公司章程中簽字并記載于公司章程之上,經過工商登記部門登記,即表明已獲得股東資格。抽逃出資并不會喪失股東資格,只是負有補全出資的義務。

專家提醒,這意味著即使沒有出資的股東,當公司發生嚴重損失,出現資不抵債的情形時,沒有出資的股東,也要在他應該出資的范圍內承擔賠償責任。“這是因為在實踐中,不少公司股東以未實際繳付出資、出資不到位,甚至是提前抽逃出資作為拒絕履行公司債務的理由,如果抽逃出資即可喪失股東資格,免除對第三人的債務,這將有違公司法的精神。”劉俊海指出。

 

    版權所有:上海牛人島企業登記代理

    天水娱乐场所爽记 湖北快3客户端下载 可以代理的麻将 11选5选五中五10码复式 百度有哪些赚钱的软件下载 网球比分指数 彩票大全下载安装送彩金 球探篮球比分app 大话2帮派任务怎么赚钱 任选9场 北京复投pk10骗局 安徽11选五规律 完美世界新区赚钱 湖北十一选五 真人投注网 黑龙江36选7开奖号码 风暴体育比分直播